快捷搜索:  xxx  as  xxx aND 2=3  xxx) and 1=2 (

都是普通关中之地的寻常人出身年轻时便因为天

 
  下而已,反正他们该拿的东西他们都拿了,他们调离这里,到其他地方也一样是江湖捕头,而楚休则是会给魏九端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好。
 
    至于这最后一种嘛,那就是像现在这样,当成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忍下这一局了。
 
    出了巡察使堂口的大门,杜广仲低声道:“我们今天这般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伍思平冷笑道:“过分什么过分?我们只是让这位‘年轻的’巡察使大人认清楚一个现实而已,那就是这里究竟谁说了算!
 
    他不为难我们,属地内的事情我们帮他处理的妥妥当当,他就坐在那里等着功劳到手就行了。
 
    他若是真不知好歹,那我们也要让他灰头土脸一阵子,好让他知道,这关中刑堂水可是深着呢!
 
    今天这位巡察使大人的态度你们也都看到了,倒也不是白痴,知道忍下来,你们还担心什么?”
 
    杜广仲等人纷纷点头,感觉伍思平说的倒还有道理。
 
    只可惜他们却不了解楚休,正常的时候楚休的确是能忍,但忍字头上一把刀,他忍过之后,通常都只是为了要那把刀的力量更强,更加锋锐!
 
    入夜之后,楚休便直接在巡察使堂口里面住下,当然楚休去外面买一座大宅也是可以的,毕竟关中刑堂也没有要求像是掌刑官和巡察使都必须要住在分部和堂口内。
 
    一名值夜的凝血境捕带着楚休去了他的住处,并且把一些生活用的东西都给安排好,便要急匆匆的离去。
 
    换成平常,巡察使堂口新来了一位大人,他这种小捕快肯定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巴结一下的,但现在他却是不敢。
 
    整个巡察使堂口就这么大,来往的捕快都知道了,新来的这位大人竟然只有外罡境,而且还是外来人,没能镇住场子,反而是被伍思平大人联合起来给拿住了。
 
    虽然传闻当中这位大人在几位捕头面前吃了瘪,但也不是他这种小捕快能得罪的起的,所以他的态度还算是恭敬,只不过却不敢跟这位新的巡察使大人多说话,否则一旦被伍思平大人他们知道那还了得?
 
    他只是一名寻常的小捕快,此时已经打定主意了,两边都不得罪,也都不去巴结,大人物之间的斗争可不关他这种小人物的事。
 
    只不过有事情就是如此,怕什么便来什么,这小捕快刚想离去,便听见楚休在后面低声道:“先别着急走,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分化
 
    听到楚休的声音,那小捕快哭丧着脸道:“大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楚休道:“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你便说什么都不知道?”
 
    那小捕快一脸无奈道:“大人,您跟伍思平大人我都惹不起,您又何必为难我这个小人物呢?”
 
    楚休淡淡道:“既然知道惹不起还废什么话?现在伍思平不在这里,而我就在你面前。
 
    把门关上,放心,你说了什么我绝对不会透露出去的,当然你若是不说,那就是惹了我。”
 
    那小捕快一阵目瞪口呆,眼前这位大人摆明了就是不讲道理,他又能怎样?
 
    所以那小捕快也只得乖乖的把门关上,无奈道:“大人想问什么那便尽管问吧,不过属下加入关中刑堂也没几年,更是最近几个月才加入方大人的麾下,所以知道的也不多。”
 
    楚休道:“放心,我不会问一些让你为难的东西,不过你也最好别耍什么小聪明,在巡察使堂口内值夜的不只你一个,从你这里问出的东西我会再问其他人一遍的,如果你们两个说的不一样,后果你是知道的。”
 
    那小捕快顿时无语,这位新来的大人别看年轻,但这心思却是深的很,起码自己是别想在他的面前耍什么小聪明了。
 
    楚休沉声道:“不用紧张,我问的也不是什么隐秘的问题,伍思平等四位外罡境的江湖捕头,他们的出身来历,以及各自的关系如何?”
 
    一听楚休这么问那小捕快也是松了一口气,这种事情整个巡察使堂口的人几乎都知道,的确不是什么隐秘的问题。
 
    即使现在关上了门,那小捕快也依旧是压低了声音道:“四位捕头大人中,杜广仲大人乃是关中刑堂的老资格,从他父辈起便是关中刑堂的江湖捕头了。
 
    伍思平大人年轻时据说乃是江湖大盗出身,手段狠辣,杀人如麻,结果在关中动手时被刑堂抓捕,反而选择加入刑堂效力。
 
    至于刘成礼和秦方两位大人,他们的出身倒是寻常的很,都是普通关中之地的寻常人出身,年轻时便因为天赋不错被选拔到关中刑堂内培养,从最低级的捕快做起,到了现在也成为了江湖捕头。
 
    至于他们的关系嘛,属下也说不出来,不过伍思平大人实力最强,平常对手下的兄弟们也是豪爽的很,很得大家的爱戴。
 
    杜广仲大人则是有些看不惯伍思平大人身上的那股江湖气,所以双方有些看不对眼,到是有过争吵,不过却没有冲突。
 
    而刘成礼和秦方两位大人身在关中刑堂这么多年,也是有各自忠心的手下,平时也没有跟谁走的太近,同样也没有跟谁起过冲突。”
 
    楚休摸了摸下巴,之前那四人的态度显然是已经联合在了一起准备拿捏他,甚至还想要架空他,不过现在听这小捕快一说,这四人以前的关系却并不是那么太好,只能说不算太坏而已。
 
    结果现在自己一来,这四人却是齐齐将苗头对准自己,这倒是稀奇的很,肯定是有一个原因让他们这般做的,有可能是利益,也有可能……是共同的威胁!
 
    不过这点现在楚休并不考虑,他只是对那小捕快道:“行了,你走吧。”
 
    听到楚休的吩咐,那小捕快这才如释重负一般的离去。
 
    到了第二天清晨,楚休独自坐在巡察使的堂口当中,但却是硬生生的枯坐了一整天,基本上没什么事情。
 
    关中刑堂当然不会这么闲,只不过关中刑堂的构架是由下至上,最底层的捕快在属地巡查,一旦发现了事情便要报告给上面的江湖捕头,而江湖捕头能解决的便自己解决,解决不了的便要告知上面的巡察使来解决。
 
    正常来说哪怕是这些江湖捕头自己解决完了问题,也要向上面的巡察使汇报的,但现在伍思平却是把下面传上来的消息全部截留下来,自己处理,自己解决,根本就不会上报给楚休,楚休一问,他只要说风平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