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今日若是他来晚一些的话彩鳞的修炼恐怕还真是

 
    见到彩鳞脸颊上那美丽得有些炫目般的笑容,萧炎的心神也是微微的有些恍惚,旋即轻轻甩头,回过神来,轻笑道:“闭关完成了?”
    “嗯。”
    彩鳞盈盈一笑,狭长的美眸在萧炎身上缓缓扫过,旋即纤细如月般的黛眉微微一挑,道:“又提升了不少实力啊?”
    “跟你没法比。”
    萧炎摊了摊手,望着彩鳞的目光略微有些无奈,从彩鳞的出场来看,显然这一次的闭关实力暴涨到了一个相当强横的地步,这让得他有些无言,这黄泉之底,他同样也去过,但却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这所谓的正常地方,在彩鳞进入之后,却是得到了这般天大好处,这等福缘,说不羡慕是假的。
    “是么?”
    彩鳞莲步轻移,带着一股诱人的香风走近萧炎,美眸微闪,旋即一根纤细的玉葱指突然对着萧炎闪电般的点去,在其指尖,九彩光泽若隐若现,一股奇异的能量悄然扩散。
    见状,萧炎不由得摇了摇头,手掌一握,粉红火焰便是在面前绽放而开,而彩鳞那玉指,也是险险的停在了火焰之外的地方,瞥了萧炎一眼,略微有些惋惜的道:“还以为这次出关能超过你呢。”
    对于当年实力远超萧炎时的那种感觉,即便是现在,彩鳞都是记忆尤深,不过让得略微有些好强的她郁闷的是,那种事,似乎已不耳能再度出现。
    萧炎无奈,这一次的出关,彩鳞就仿佛再度变回了以往那个难以驯服的美杜莎女王一般,冷艳妩媚,并且拥有了更加强大的自信。
    “好了,别胡闹了,如今你的实力在什么层次?”萧炎在心中苦笑了一声,旋即面色一正,问道,他发现以他灵魂感知”居然都是无法察觉到彩鳞的确切实力,这倒并非是因为对方远超他的缘故,而是彩鳞气息太过奇异,根本无法度量。
    “应该是四星斗圣吧”见到萧炎面色严肃下来,彩鳞也是微微一笑,如实的说道,不管她实力再如何强横以及在外人面前多么的强势,但在面前的男人之前”她却依旧是能够展现出自己罕见的温柔与乖俏。
    “先前那一击,可不像是四星斗圣能够施展出来的”萧炎眉头微挑,先前的彩鳞施展的那蛇网收缩,就算强如凰天,都是唯有选择暂避锋芒,光是四星斗圣的话,可无法做到这一步。
    “那是借助了外力……”
    对于萧炎,彩鳞自然不会隐瞒什么,前走一步,再度与萧炎靠近了一些,然后抬起玉手”锦袖划下,露出那宛如羊脂玉般的皓腕,在那皓腕上,一条条呈现七彩颜色的蛇纹,正顺着解鳞的玉臂延伸而上,只是留出一些蛇纹在外面”那般模样,倒是透着一番异样的魅惑,引诱着人忍不住的想要继续探进。
    见到这一幕,萧炎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奇异之色,大手在那诸多艳羡火热的目光中,抓着彩鳞那柔滑的皓腕,手指轻轻的摩擦过那一条条七彩颜色的蛇纹,片刻后,眼中涌现凝重与震惊之色,因为他发现,这些蛇纹,居然都拥有着生命力,也就是说,这蛇哦,并非是能量体,而是真正的七彩吞天蟒!
    “九幽黄泉之底,隐藏着七彩吞天蟒一族的巢穴,我获得了先辈们的传承,其中有着一些先辈,**虽然损坏,但灵魂依旧残存,我唤醒了它们,而它们也附在我的身体之中”借助着它们的力量,我方才能与那凰天抗衡,不然光光依靠自己,恐怕无法击溃凰天。”彩鳞轻声细语的道。
    “原来如此……”
    听得彩鳞这简略所说,萧炎心中方才有些恍然,谁也未能料到,在那九幽黄泉之底,居然会有着七彩吞天蟒一族的遗迹巢穴,彩鳞能够将其碰到,还真的是一种天大的机缘。
    这世间之事,本就是充满着诸多奇迹,他能够获得净莲妖火,别人自然也是能够有着属于自己的奇遇。
    “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萧炎手指轻轻点了点彩鳞玉臂上的蛇纹,道。
    “这些先辈虽然有着残魂,但却并非完整的灵魂,从某种方面来说,它们是受我驱使”彩鳞神色略微有些黯然,道。
    闻言”萧炎这才放下心来,安慰道:“没事,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试试能否修复它们的灵魂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在说着话时”萧炎的目光也是转向了远处的山峰废墟,那里,一道狼狈的身影,再度挣扎着飞腾而起,正是那遭受了彩鳞一次重击的凰天。
    一旁的彩鳞,也是微微点头,美眸转向凰天,脸颊生的柔和笑容换敛去,眸中,寒芒闪烁,杀意涌动。
    “咳……”
    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凰天也是剧烈的咳嗽了一声,抹去嘴角的血迹,眼神阴沉的望着远处的萧炎与彩鳞,心中,掠过一丝慌乱,若是萧炎一人,他尚还不惧,可如今又走出现了一个能够将他打成重伤的彩鳞,这两人联手,即便是凰天,都是感到莫大的压力。
    “若早知道那萧炎的女人竟然是九彩吞天蟒,本王就不插手此事了……该死的。”
    凰天目光闪烁,心头略微的有些悔意,原本以为此事算不得什么大麻烦,谁能想到,竟然突生这般变故。
    在凰天沉默间,这片天地,也是一片安静,那些天妖凰族的强者,也是面面相觑着,不敢开口说话,连在他们眼中向来强大的凰天,都是被打得如此凄惨,他们先前那等傲气,早已是被萧炎与彩鳞那凶悍的手段给尽数震散了。
    “呵呵,凰天族长,现在你可还打算继续抓人?”
    萧炎瞥了一眼沉默下来的凰天,终于是开口打破了沉默。
    闻言,凰天脸皮微微一抖,面色阴晴不定的变幻了好片刻,方才声音嘶哑的道:“萧炎,这一次,本王认栽了。”
    凰天此话一脱口,顿时便是引起了一片哗然,谁也未能料到,这位在兽域之中拥有者鼎鼎大名的天妖凰族族长,竟然会亲口服软!
    “你不会天真认为,一句认栽,便可将此事带过去吧?”萧炎声音中有些戏涛,但其双眸中,却是有着寒意涌动,今日若是他来晚一些的话,彩鳞的修炼恐怕还真是会出现一些问题,到时候一旦出了事,那让他如何回去见萧潇?
    “杀了?”一旁,彩鳞也是淡淡的道,言语间,杀意毕露。
    见到萧炎二人紧追不舍,凰天面色也是有些难看,冷声道:“说句认栽,并不代表本王怕了你们,若真要拼起来,即便本王不敌,可也定然能拉称们一人陪葬!”
    萧炎眼眸微抬,眼中寒意依旧不减,一旁的彩鳞,身体表面,也是有着九彩光泽再度涌现……,远处,妖瞑见到这一幕,张了张嘴,但最后却还是收了声,从他的角度看,若萧炎他们真的杀了凰天,并没有什么好处,到时候天妖凰族必然会疯狂的报复,而面对着身为三大族群之一的妖凰族,就算是天府联盟,都是会极感头疼,万一到时候魂殿再暗中插手,说不定会给天府联盟带来覆灭之灾。
    “你们!”
    凰天面色有些阴沉”心中却是有些苦涩,以他现在的状态,若真的是对付萧炎与彩鳞联手的话,十有七八是凶多吉少。
    “萧炎,本王告诉你一个消息,或许你会再没兴致在此处停留。”
    目光一阵闪烁”凰天终于是狠狠的一咬牙”沉声道。
    “哦?说说看。”闻言,萧炎眉头微挑,面色平静的道。
    “你是不是有些疑惑,为何本王早不早,晚不晚,偏要在这个时候兴师动众将你从中州引过来?”
    萧炎面色微微一沉,目光锁定着凰天,道:“为何?”
    见状,凰天一笑,却是突然问道:“你与太虚古龙一族的新龙皇似乎关系很不错?”
    萧炎面色逐渐的难看,心中也是略微的有些不安起来,语气森森的道:“你不要再挑战我为数不多的耐心……”
    “嘿”本王若是你”现在便会立刻赶往虚无空间,不然的话,恐怕就真的只能去给那新龙皇收尸了”凰天嘿嘿冷笑道:“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还真以为古龙一族是那般容易一统么?”
    萧炎的面色,彻底的阴沉,旋即他猛的抬起手掌,只见得其掌心原本存在的龙印,此刻,居然是逐渐的变淡了下来,当下,其手脚便是变得冰凉了下来。
    “走”
    不由分说”萧炎一掌轰出,直接撕裂面前虚空,也不多说,身形一动,迅速的窜了进去,在其身后,彩鳞也是微蹙着黛眉,急忙的跟了上去。
    “凰天,今日之事,我记住了,若是紫研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让你用整今天妖凰族来偿命”
    望着萧炎二人仓惶离去的身影,凰天脸庞上的冷笑刚刚扩散,便是被那从空间裂缝中传出的森然声音,冻得僵硬了下来。大.学。生。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