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xxx aND 2=3  as  xxx) and 1=2 (

贾诩回缓缓道胡车儿啊主公走了之后你我都已经

 豹哥埋怨道:“你他妈的还用你臭手捂我嘴呢!”
 
    去卑没好气的道:“哼!我要不拦住你,你说不定还喊杀呢,要是吧头儿喊起来了,有你好受的!”
 
    “哼!”不满的哼了一声豹哥转头就走,清点自己今夜的损失,而去卑也是回了营帐等待各部的统计。
 
    匈奴的大营的事情可算是完了,但是这一千血杀营可是悄然出了营,这样的杀神,李林给撒了出去,怎么会简简单单的就回来了呢?天色逐渐的蒙蒙亮,只看匈奴营外出现了一直千余人的兵马,巡逻的匈奴人还一阵紧张,赶紧举着弓箭上前望去,一看,不是被人,正是昨天晚上黄巾军夜袭之后,出营的黑甲血杀营,匈奴士兵赶紧一招手,营门已经修缮完毕,看到血杀营回来,赶紧将营门打开,血杀营缓缓而入。
 
    但是这一走进一看,众人才看清楚,这血杀营走之前,和现在回来可是有很大的变化,不说别的,就说这身上刺鼻的血腥味,就知道他们这是杀了不少人,盔甲的缝隙里,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有碎肉的痕迹,匈奴人惊愕的看着缓缓进营的血杀营将士,连个屁都不敢放,傻呆呆的愣在那里看着这些黑甲的煞神。自打匈奴人见识到了血杀营的实力之后,草原上,准确的来说是匈奴之中,便有生出来了一个恶神,名字就叫做血杀神,是一个十分邪恶,十分嗜血的神灵,这个时代没有广播,电视,网络媒体,血杀营的所作所为被越传越神,在思想不开化,更是崇拜神灵的草原胡人来说,这样的故事被传成了神话也不稀奇…………
 
    侯宇直接走到了李林的营帐,掀开帘子,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冲了进来,正在给李林给李林喂粥的蔡文姬立即感觉到不适,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一只手端着饭碗,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就连在一旁的狼吞虎咽喝着粥的阿郎,都是惊奇的看着走进来的侯宇,不过对于血腥味,这个孩子不愧是右贤王呼厨泉的儿子,竟然没有太过的害怕。
 
    侯宇走上前,李林已经起来,看来昨夜休息了一阵,气色也好了一些,侯宇拱手道:“拜见主公!”
 
    “嗯!”李林点点头。
 
    侯宇接着说道:“我们一共…………”
 
    “行了行了!”李林摆摆手,道:“我正吃饭了,也不用说了!看对面怎么反应了!”对面,当然指的是贾诩和张白骑了,而不让侯宇说,倒不是李林觉得听了这些事情会恶心,而是估计一旁脸色都已经扭曲的蔡文姬罢了。
 
    “诺!”侯宇一点头,接着便回走了出去。
 
    “啊!”李林张开大嘴冲着蔡文姬,这意思还不明白就是让蔡文姬赶紧喂饭,蔡文姬也是赶紧将捂着鼻子的手放下来,接着给李林喂碗里的粥,不过还是一句话也不跟李林说。
 
    话分两头,张白骑这边,最后就带着三五个人从匈奴大营之中从了出去,在马上,张白骑的呼吸已经越来越重,幸好坚强的意志还在支撑着他的身体,到了自己的大营门口,张白骑终于支撑不住,“额!”一声痛呼,一下没有坐稳,从马上栽了下来,而本来就被张白骑刺伤的战马,也是因为剧烈的奔跑之后,一个劲的吐着白沫子,估计也是够呛。
 
    “大帅!”一旁的几个护卫飞一般的下了马,到了张白骑身边,看着张白骑脸色苍白,背后的箭矢众人更是不敢随意的拔出来,幸好又一个护卫身体的阻挡,加上张白骑身上商号的甲胄,箭矢其实插进张白骑的身体根本不深,而看着张白骑的脸色,可是吧众人担心个够呛,护卫立即冲着营内大吼道:“快!出来人啊!大帅回来了!”
 
    营内立即冲出来人马,一看张白骑受伤,均是大骇,赶紧将张白骑用马车拉倒了营内,小心翼翼运进了帐篷之中,赶紧叫来军医给张白骑瞧病,而孙观,彭脱几个将军则是已经吓的不行,一听到张白骑受了重伤,跟一只没头苍蝇一般的乱转。
 
    军医看了看张白骑背后的箭伤,很是好奇,道:“按理说,大帅中箭不深,应该没事啊!怎么会这般昏迷不醒呢?”
 
    “你这个废物!”一听道军医这么说,孙观立即大骂出来,喝道:“你到底能不能看,不能看老子现在就剐了你!”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啊!”军医连忙说道,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众人,军医咂咂嘴,他是也真没了办法,自己也不是神仙,怎么知道这张白骑为何昏迷不醒,但是看着身上,确实没有太重的外伤啊!怎么回事呢?但是碍于周围各大家居的杀气凛冽,军医只好连连点头,道:“容我在看看,容我在看看!”说着,接着给张白骑摸了摸脉搏,其实就是在瞎看。
 
    “快点看,大帅醒不过来我杀你全家!”
 
    “快快快!你要是敢偷懒,我宰了你!”
 
    众人看着军医的磨磨蹭蹭,都大骂了出来,其实也对表达对张白骑的担心。
 
    “嗯!”一声清嗓子的声音,众人一听何其熟悉,一回头,一看到一个护卫扶着一个文士站在了门口。
 
    “咳咳!”文士先是咳嗽了两声,习惯的用说怕擦拉擦嘴巴,缓缓的说道:“难道大帅就是这么交你们的吗?遇到事情尽让慌乱不堪,这要是李林忽然杀来,你们必败无疑!”
 
    “额!”众人惊愕,但是面对文士,谁也不敢放肆,赶紧回过身,对文士恭敬的一拜,道:“先生!”
 
    还能是谁,在这样的场面之下,在黄巾军的大营之中,可以镇得住的只有贾诩了,看着一脸担忧的将军们,贾诩挪动不知,在护卫的搀扶下走到了已经不知所措的军医面前…………
 
 第一百二十一章 李林vs贾诩(5)
 
    “呼…………”为张白骑把脉片刻,其实根本不必这样麻烦,贾诩几乎一看张白骑的面色便知道张白骑是什么个情况,煞有其事的给张白骑摸了摸脉搏只不过是给身边的那些经济看的。
 
    贾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头对众人说道:“好了,大帅没事,你们都撤下去吧,大帅最近劳累过度,所以才会这样,一会便会心来!”
 
    “哦!”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孙观指着军医骂道:“说你废物就是废物,你看先生一看就明白!”
 
    军医叫苦不迭,自己也不敢说啥,只能低着头,满脸的委屈,贾诩看了看军医,立即回头对众将士说道:“立即回到自己的营中,把手大营,李元杰是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
 
    “诺!”众人当然是立即振奋起来,既然大帅没事,众人的心也就放下了,贾诩的话更是不敢不听,立即缓缓撤了出去。
 
    走之前每个人还都瞪了一眼这个苦逼的军医,军医都不敢抬头,等到所有将军都下去了,军医惊异的看着贾诩道:“文和先生,这…………”军医不敢说下去,指了指躺在那里的张白骑。
 
    “咳咳!”贾诩咳嗽两声,手帕擦了擦嘴巴,对军医摆摆手,道:“无事,无事,你不必担心,还是下去,弄一些补身子的药就行了,还有,吩咐火头军给大帅做些饭食!要上好的酒菜!”
 
    “但是…………”军医犹豫一下,看着脸色苍白的张白骑,疑惑道:“大帅很长时间都是进食极少,更被说是上好的酒菜了,这……如何…………”
 
    贾诩微怒的说道:“让你去做便去做,记住,不准告诉任何人!否则…………”说着,贾诩定睛的看着军医,贾诩何人,这样的气势就连征战天下的大将军都是不敢面对,更被说一个小小的军医了,军医浑身一抖,不知道是这天气的寒冷,还是被这贾诩给镇的,赶紧对贾诩恭敬而又惧怕的一拜,道:“谨遵先生之言!”
 
    “嗯!”贾诩气势弱了下来,缓缓的闭上眼睛,挥挥手道:“你下去吧!”
 
    “是!”军医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透,战战兢兢的走了出去,站在门口的贾诩的护卫,也是贾诩的车夫,看着缓缓走出去的军医,咂咂嘴,有些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诶…………”贾诩缓缓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身后的那人,缓缓道:“你觉得不妥?”
 
    “没有!”那人赶紧摇摇头,贾诩回头,缓缓说道:“胡车儿啊!主公走了之后,你我都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了,就连兵马,也已经被主上收了回去,现在在张白骑处也就只有你我了,千万要小心啊!”
 
    胡车儿,原来张绣麾下大将,但是那是以前,如今,长安一役,唯一死的大将便是张绣,自己的主公被赵云枪挑马下,而张绣本来带领的兵马,虽然不多,但是司马懿也是很坚决的将他收了回去,而胡车儿,不愿意在投靠到别人的麾下,贾诩也便以胡车儿作为自己护卫的名义,将胡车儿留在了身边,而如今,也是一同来到了张白骑这里。
 
    “是!我会小心的!”胡车儿是一个憨直的汉子,怪不得历史上典韦会跟他打的火热,虽然后来是被他算计了,但是也可见这俩人的性格肯定差不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